注塑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注塑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临终关怀关注生命的最后一站

发布时间:2020-03-13 17:14:24 阅读: 来源:注塑加工厂家

“临终关怀”关注生命的最后一站 2006/11/2610:22:07  【字体:缩小放大】

林女士的婆婆翁老太太走到了癌症晚期,医院方表示抢救无望不能收治,翁老太太在痛苦中煎熬着走完了人生;曾女士连续痛失双亲,眼睁睁看着亲人在病痛的煎熬中离开人间……看着亲人痛苦地挣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林女士和曾女士至今心中仍留下了终生难忘的痛苦烙印。

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临终关怀”的缺失,让我们感到无比心酸。每个人都有面对死亡的时刻,为什么不能有更多的社会关怀,让临终病人舒适、安详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旅程,让悲痛无助的家属得到慰藉和帮助?

“临终关怀”,关注生命周期的最后一站,这才是对生命的真正关怀与尊重。

案例

病危老人苦苦煎熬三天离世

临终老人入院遭拒

去年11月,东荣社区居民林女士的婆婆翁老太太查出已到癌症晚期。今年11月中旬,老太太病情恶化,进医院抢救,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同时表示抢救无望不能收治。家属也不想虚弱不堪的老人在医院里排队、抽血地来回折腾各种治疗手段,就把老人带回了家。

家属想联系老年公寓照顾老人,但老年公寓一个月收费近2000元。林女士是下岗工人,曾在居委会工作,为了照顾患病婆婆辞职,拿不出那么多钱。联系其他老年公寓也一概遭拒。此时老人已无法正常进食,生命体征微弱,身心痛苦不堪,生命终点即将来临,家属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亲人在痛苦中煎熬,四处联系社区医护人员,再次因老人是临终病人而遭拒。

在呻吟中走完人生

11月15日傍晚过后,老人病情恶化,全身剧烈疼痛,在病床上不停呻吟。晚上8点多,家属想起曾在社区里看到一辆免费接送的急救车,找出免费接送电话服务卡,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拨通了齐安濠头门诊部的电话,希望医生上门提供护理照顾,并表示万一老人身故,决不将责任推给齐安。

该门诊部邓主任和护士立即来到病人家中,只见病人躺在床上,双眼凹陷,极度衰弱,瘦成皮包骨,痛苦地不停呻吟,行医经验丰富的邓主任不禁心头一酸,立即采取措施为病人减缓痛苦。当晚老人舒适多了,睡得比较安稳,家人都很宽慰,第二天一早就致电齐安致谢。

老人病情很快继续恶化,家人无奈拨打120求救。据说只有拨打120,医院才不能拒绝收治。第三天上午,齐安医护人员打电话询问情况,家属说,老人凌晨4点多走了,走的时候仍然很痛苦。

父亲临终挣扎熬白女儿头发

苦熬11天父亲走了

前后两年,曾女士连续痛失双亲,亲眼看着亲人在痛苦的煎熬中离开人间,曾女士头发白了,人憔悴了,甚至一度患上中度抑郁症,尽管顺利治愈了抑郁症,但曾女士至今心里仍留下了终生难忘的痛苦烙印。

2004,患癌症的父亲临近了人生终点。曾女士怎么也没想到,医院竟然不接收父亲入院。曾女士在厦门医疗系统工作多年,凭关系也没办法让父亲入院。曾女士最终联系上一家部队医院,包房让父亲住进了医院。

父亲弥留之际,医院采取了多种抢救措施,父亲完全依靠营养液维持生命。此时父亲的癌细胞已扩散到全身,无法言语,表情异常痛苦,眉头不时抽搐。曾女士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缓解父亲的病痛,但父亲仍在痛苦中煎熬。

曾女士实在无法忍受,想解除父亲和自己的痛苦,鼓起勇气签字同意停止抢救。半天过去了,父亲的心脏依然跳动,就像一匹疲惫不堪的老马拉着一辆没有车轮的马车。曾女士精神几乎崩溃,连忙央求医生给父亲重新插管输送营养液。

就这样,父亲继续在布满全身的剧烈疼痛中煎熬,曾女士也继续在巨大的精神痛苦中煎熬,头发白了不少。

足足11天,父亲终于走了。

心灵留下深深伤疤

去年,同样罹患癌症的母亲对死亡充满了恐惧,多次表示希望安乐死。知道母亲时日不多,曾女士每天都在惴惴不安中度过。为了让母亲免遭父亲曾有的痛苦,曾女士甚至开了不少安眠药,暗自希望母亲自己解决。但思前想后,曾女士就是没勇气把安眠药放在母亲床头。

曾女士偶然从海峡导报上看到报道,著名的台湾癌友新生命协会执行长王恺博士带着众多癌友来厦门。曾女士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带着母亲与王恺博士见面。母亲去世前,王恺博士和伙伴们来给母亲做终极关怀,每个人都和病床上的母亲热烈拥抱,每个人都夸奖母亲是最棒的。母亲始终沉浸在极大的喜悦之中,原先对死亡的焦虑恐惧消失得无影无踪。

曾女士说,母亲去世前,在医院病床上躺了7小时,也遭受了极大痛苦,好在遭罪时间不长,这是曾女士唯一的安慰。

曾女士头发继续变白,对死亡充满了恐惧焦虑,不知道将来如何走过生命终点,患上了“死亡恐惧症”,最终导致中度抑郁症。曾女士及时找心理医生辅导,多参加社会活动,没有用药就顺利恢复了健康,但心灵深处从此留下了深深的伤疤。

声音

让临终者消除绝望与恐惧

陈贤厦门新生命康复中心志愿者

临终遗嘱表达病人意愿

厦门新生命康复中心成立大约两年,由20多位志愿者自发组成,专门给人免费做临终关怀,至今已为50多人提供帮助。

新生命康复中心的陈贤说,国外在死亡遗嘱之外还有临终遗嘱,是临终者的终极意愿,临终时采取的医疗手段必须符合临终者意愿,必须帮助临终者自然死亡,既不拖延也不提早。提早就是加速临终者死亡,用他杀的办法达到自杀的目的,这就是所谓“安乐死”;拖延就是采取心脏电击、气管插管、体外心脏按压、注射急救药物、人工呼吸等抢救手段。但在人为延长的时间里,临终者其实遭受着惨烈的痛苦煎熬。

尽快设立终极关怀病床

陈贤介绍,越来越多的人将在医院去世,欧美发达国家都有终极关怀病房,台湾有安宁病房,李嘉诚资助汕头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等20家大陆医院设置了终极关怀病房,然而包括厦门在内,整个福建省至今没有一张终极关怀病床。

陈贤介绍,国外的终极关怀病房是一个温馨单间,可以完全根据临终者个人意愿布置,临终者的宗教信仰将得到充分尊重,来自大学和其他社会团体的终极关怀志愿者将为临终者提供终极关怀,让临终者消除绝望恐惧,安详甚至欢喜地面对并接受死亡。

应该设立临终关怀医院

许林厦门市第一医院肿瘤外科主任

医院无奈放弃晚期病人

厦门市第一医院肿瘤外科主任许林介绍,第一医院病房大楼每天手术四五十台,其中40%-60%是肿瘤手术,这些肿瘤病人大约40%-50%将因为肿瘤死亡。多年前有个统计数字,人们患肿瘤的比例高达36-40/10万,乳腺癌的比例高达48/10万,近年这个比例一定会更高。以200万人口推算,厦门每年约800人患上肿瘤,上千人患乳腺癌。

肿瘤患者特别是晚期患者治疗费用非常高,患者依靠营养液生存,所使用的药物非常昂贵,基本上是早期患者的2-3倍甚至4倍。目前医院病床普遍紧张,晚期肿瘤患者一旦住院就是数月,而且没有治疗意义,医院普遍不愿接收,可以说医院是不得不放弃这部分病人,不是不去做,而是没法做。

晚期肿瘤患者的治疗原则是减轻痛苦,延长生命,但晚期患者的共同特点是费用高、延续时间短、病人异常痛苦,我们的观念是好死不如赖活,总是不顾患者生命质量,坚持实施抢救,患者绝望恐怖的痛苦程度大为加强,癌症病房常有患者不堪痛苦跳楼自杀。

临终关怀医院是最佳出路

其实这部分病人应该住到专门的医院。许林说,英国就把临终关怀医院建在最漂亮的风景区,医院照顾到各种种族,建有各种信仰的宗教建筑,让弥留之际的病人在愉悦中去世。这是政府出钱的,更多的是依靠社区医疗,医护人员每周定期到病人家中,专业、周到、熟练地护理病人,为病人和家属提供专业指导,包括心理辅导。这种做法比较符合我国国情,应该值得借鉴。

反思

让生命在笑容里走完

翁老太太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但老人的痛苦呻吟却仍在耳边回响,如果能早些给老人更多人性化的医疗护理,尤其是心理关怀就好了。曾女士的白发也依稀在我们的眼前,临终病人家属的痛苦,也不仅是身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剜割。“临终关怀”的缺失,让人痛心过后,更多的是反思。

现代医学模式更重视人的生命质量,已从传统的以疾病护理为中心,向以病人护理为中心发展,对人的生命周期给予更多关怀照顾。临终病人的护理、家属的心理辅导是临终关怀的重要组成部分。临终关怀在国外已经有了较成熟的模式经验,在国内仍然还有太大发展空间,目前仍然面临很多思想束缚,很多人忌讳“临终”二字,人们受传统观念束缚,认为对病人进行临终关怀是“甩包袱”,很多医护机构认为照顾临终病人风险很大很麻烦,甚至容易惹上法律责任,又没有多少经济收益,不愿意为临终病人提供服务。

衷心希望我们的社会,能够让临终者在最后的日子里,忘记病痛和死亡的威胁,体面而有尊严地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走得不再孤独,不仅有家人的陪伴,也有社会的关心。这是对生命的真正关注!导报记者范希平通讯员杨帆/文吴晓平/图

专业美容拓客公司

钢板桩租赁

农用环卫车

苏太母猪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