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塑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注塑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大额逆回购难解资金渴股市反弹乏力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3:01 阅读: 来源:注塑加工厂家

大额逆回购难解资金渴 股市反弹乏力

为了缓解6月末的资金紧张,26日央行在公开市场逆回购950亿元,为期14天,中标利率为4.2%。27日持续上涨的货币市场利率一改高企状态,开始回落。而股票市场也受到逆回购利好刺激,26日午盘开始积蓄上涨动力,27日早盘沪深股市一改此前的跌势小幅上涨,然而逆回购未能根本改变市场资金的紧张,股市反弹乏力。  资金紧张暂缓利率下滑  自从6月19日起,货币市场短期资金利率持续上涨,隔夜拆借利率超过3.8%;质押式回购利率也是全线暴涨,七天期回购利率达到4.2%的高水平,市场资金紧张格外明显。  26日央行逆回购后,货币市场利率Shibor利率除一周品种下跌9.08个基点外,其余品种悉数上涨,其中隔夜品种上涨6.08个基点至3.6508,两周品种上涨73.58个基点至4.7008,质押回购利率14天品种上涨50个基点至4.7000.  但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数据显示,27日除了6个月期限的资金拆放利率小幅上涨外,其他短期和长期资金利率全部下跌。隔夜拆放利率比前一天回落了38.08个基点,至3.4967?熏七天期利率下跌了10.92个基点,为4.1708。质押式回购利率中,一天期利率下跌38个基点,至3.5200,七天期利率小幅回落8.76个基点。  国际金融问题专家赵庆明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平抑资金价格就要注入流动性,逆回购是最好的办法,央行这次逆回购的数量很大,对于缓解市场流动性紧张很有作用,而且这几天银行拉存款的力度没有之前那么猛,反映到货币市场上就是利率开始回落。  此外,业内人士透露,26日央行还向商业银行定向逆回购1050亿元,当天逆回购可能达到2000亿元。  “逆回购主要是应对短期资金的波动,需要与降准、降息等政策结合才更有效。”首创证券研发部副总经理王剑辉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次逆回购的规模大,主要是季末资金紧张,货币市场利率涨得厉害,银行间的资金很紧张,所以注入流动性,减缓资金紧张的压力。  股市反弹乏力  近期的股市仍是跌跌不休,25日沪指险些击穿2200点。26日午盘迎来逆回购的利好消息,周二大盘终于收出阳线,反弹的欲望逐渐显现。分析人士认为,逆回购成为股市反弹启动的信号,由于信号惯常有延迟性,也就是在27日才有更显著的表现。  27日午盘收盘沪深股市出现小幅上涨。沪指上涨0.34%,深市上涨了0.49%,房地产、酿酒和煤炭板块均有所上涨。分析人士认为,能否持续要看成交量的情况。  “逆回购对股市是好事。”王剑辉分析,此前股市的低迷跟货币市场的紧张有一定的关系,有些机构由于资金紧张,所以卖出股票回收资金。通过逆回购,资金紧张得到缓解,市场的做空动能枯竭,所以股市会有所上涨。但逆回购对股市短期影响,目前只要渡过月末就好了,其他干扰因素也逐渐排除。月底公布的PMI数据,7月中公布的进出口数据和信贷数据会有所改善,6月份的情况比前两个月会有所改善,给三季度带来希望,股市会偏好。  赵庆明表示,通常货币政策不会受股票涨跌的影响,除非是IPO密集发行的时候,市场资金会被固化,央行才会动用货币政策释放流动性。央行这次逆回购主要不是为了股市,但逆回购释放流动性和政策相对放松会利好股市,至于股市涨还是不涨,还受很多其他因素的影响。  但股市的反应平淡,最终还是没能保持至早盘的上涨态势。27日收盘,沪指小跌了5.14个点,跌幅0.23%;深指下跌了30.09点,跌幅为0.32%。  7月可能再降存准  尽管央行通过大额逆回购向市场释放流动性,但是仍然不能满足市场的资金饥渴,7月份市场流动性仍然紧张,市场预计7月份还会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申银万国研究报告认为,考虑到季末存款增量显著,7月5日存准金缴款日将被动上收大量资金,同时,从7月6日持续到7月中旬,大型商业银行面临分红派息压力,因此,直到7月中旬资金压力都不会明显缓解,这也是目前市场认为需要下调存准率的根本原因。  王剑辉认为,7月一定会有一次存准率的下调,0.5个百分点,来提高市场流动性,而且存准率的萧条会持续到明年年中。  此前央行就采取过逆回购后降存准的操作。而且,此次14天期的逆回购刚好在7月中旬到期。市场分析人士表示,如果逆回购的效果不好,央行可能很快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殷剑峰也认为,市场正面临严重的流动性短缺,近期恐需再降准。市场流动性短缺的表现有:第一,货币量、尤其是反映短期流动性的M1增速继续维持在十年来最低的4%以下;其二,货币市场利率维持在4%的高均值水平,与2007年一样,但那时的CPI是6%—7%,现在是3%,意味着真实融资成本比那时翻了一倍。这说明资金供给的紧张,以及经济活力乃至货币乘数下降。  但在赵庆明看来,降存款准备金率的必要性不大,未来是否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要看外汇占款会不会大幅减少或者为负值,还有到期资金的多少。估计6月份的外汇占款在接近为零的水平。相比于降准,他更看好通过降低利率来刺激经济,预计年内还会有两次降息。

alevel网课

英国alevel留学

IGCSE

ib课程体系